证券基金之家

黑岩网 > 穿越小说 > 大清隐龙 > 章节目录 4520 刑场都疯了
    爱看热闹本来就是中国人的天性,尤其是生老病死这种人生大事儿!再加上这即将处死之人还跟看热闹的人有仇,可想此刻这气氛有多热烈了。

    太监本来就是阴人,最怕阳气过盛,一看这五六千人乌泱泱的喊打喊杀,这群情激奋的场景就有点哆嗦。

    “哎呦……全庆大人啊,杂家有点头疼,先去轿子里休息一下,你盯着吧!”

    全庆能说什么,他一个没啥实权的刑部尚书还是新上任没几年的,哪里敢跟陛下身边的红人讨价还价。

    “公公随意,公公随意……下官这里有好茶,给公公送去……”

    全庆送走了大四喜,扭头对下面的人说道“时辰差不多了,赶紧动手……这是凌迟又不是砍头,本来就浪费时间,抓紧吧!”

    “好啊!”万民欢呼“凌迟喽……”

    那刘黑塔本来已经被刑讯的半死不拉活了,可是此刻却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他挣扎着抬着头看着广亮。

    “大爷……大爷……救……救我……大爷……”

    广亮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吓得马上低头脑袋都塞到裤裆里面去了。

    “大爷……你……你不是说……救我吗……啊……”

    刘黑塔被捆在木头架子上,才喊了两句行刑的刽子手就把嚼头给塞到嘴里去了“都这时候了还喊什么?拉扯那么多活人有什么用?”

    “冤有头债有主……朝廷有王命旗牌,我才动手,要报仇别找我们啊!”

    刽子手单手举起一小坛子烈酒,仰头喝一口壮胆子,然后剩下整整一坛子都撒在行刑架子周围的泥土里了。

    这就是规矩,这种守着时辰用刑的死鬼,其实黑白无常早就在两边等着呢,这都是阎王爷哪里挂着号的,阴阳两界对好了时间点!

    这些勾人性命的鬼道差人也不能白等着啊!黑白无常,拘魂的小鬼总得有点酒肉吃!

    打点好了阴间的差官,阳上人才好办事儿啊!

    打开木匣子里面是稀奇古怪的刑具,有各种大小的刀子,小锯子,小钩子……这一套刑具,能够把你人身上所有的肉都切下来,甚至骨头缝里的筋都能挑出来一寸寸的切断!

    同治帝这是下死命令让百姓消气了,所以刑部不敢怠慢,只能拿出最最传统的手艺,千刀万剐之后,最后一刀这犯人才能死!

    整个大清国,能做这套手艺的不超过三十人,这京师里只有两人有这手艺!

    “兄弟对不住了……下辈子别犯王法啊!”

    嗖的一下,雪亮的刀片从黑铁塔的两肋片下一片肉,鲜血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嗯……嗯……”嘴里塞着木头嚼子的黑铁塔疼的哼了起来,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主子广亮,祈求的目光渐渐变成了仇恨。

    “好……切的漂亮……千刀万剐啊!”人群轰动了,兴奋的跳着脚的吼叫啊!

    广亮等人哪里敢抬头看着场面,有那胆子小的都已经尿裤子了,这时候谢挺走了过去低声说道“对不住了,陛下有旨意,让你们亲眼看着刑讯场面!”

    “你们不看,我们可没法交差啊!把他们的头抬起来……”

    士兵们听令,一名主管身后站上一名士兵,双手托着下巴就把脑袋给板起来了。

    广亮的眼睛终于和奴才对视上了,那黑铁塔痛苦、恐惧、仇恨……各种负面情绪都纠结在一起的眼光死死的盯着他。

    “再来一刀……好!”人群再次欢呼起来,此刻那刽子手已经在黑铁塔的两肋片下九刀了,此刻正开始向犯人肩膀上动刀!

    广亮吓的浑身战栗,他以前也见过砍头凌迟,但是那都是事不关己的旁观者视角,他从来都是在一旁叫好的人。

    而今天,他却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刽子手捏着一片刚切下来的连皮的血肉,冲着人群高喊“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然后直接把这片血肉就丢到人群中去了。

    此刻百姓已经都发疯了,他们那里还有一点平日里绵羊般的懦弱胆小,此刻他们都变成了凶戾的恶鬼,个子高的一名工人抢过那片血肉,恶狠狠的说道。

    “吃了你……让你杀人……让你欺负百姓……吃了你……”那片血肉就被他塞在嘴里,嚼的满嘴是血,直咽下去了。

    刽子手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冲着人群大喊到:“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谁还要?拿钱来啊……”

    “我有钱,卖给我一片……我也有……卖给我……”

    如此场景让所有人都惊愕了,福建来的这些山民,关外来的拐子马,都从没有见过这样疯抢砸钱吃人肉的场景。

    刽子手切一片卖一片,开始十文钱二十文钱就卖,可是到最后生生炒到了百钱一片肉!

    那黑铁塔整个人肉眼可见的变成了一副骷髅架子,可是就这样还没有死,就得等到一万刀之后才能最后刺死!

    刑部尚书早就跑后面吐去了,也不观刑了,跟大四喜一样躲在轿子里!

    十路总管吓昏了四个,尿裤子七个,广亮倒是能撑得住但是整个人也僵硬了,如同一具冻死的饿殍!

    这场刑罚从正午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黑铁塔到底是在八千刀时候死的?还是在九千刀时候死的,已经无人数的清了。

    到最后这一号人犯被草席卷走的时候整个就剩一副骷髅架子里面还有一些内#脏,就这点东西随便丢到一个乱坟岗子,也不用埋直接喂鸟去了。

    一场行刑,两名行刑的刽子手足足赚了四万多钱,里面还有很多银元,可见这京师铁厂的工人是何等的有钱了。

    明明是一场杀人的酷刑,可是散场的时候百姓们却喜笑颜开就好像刚刚过完年一样,他们开心的嘴都合不拢了,晚上无数人就去喝酒庆祝,尤其是那些买到肉吃的,更是要好好多喝两杯。

    “走走走……明天继续啊……连杀二十天呢……喝酒去,喝酒去……”

    十路总管被拖回牢房后,当时就有神经不太正常的了,一个人锁在角落里居然哼哼唧唧的唱起了歌。

    “哎……看样子是吓疯了一个!”谢挺挨个牢房的巡查,最后走到广亮的牢房门前微微叹息“今天感觉如何?还想不想喝酒啊?”

    话音刚落,一张脸就挤在破窗棂上了,吓的谢挺都后退了半步,这广亮突然笑了,笑的无比诡异。

    “喝啊!这么精彩的一天,怎么能不庆祝一下呢?”

    注:周一了,兄弟姐妹们,推荐票、礼物刷起来啊!</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