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基金之家

黑岩网 > 穿越小说 > 唐朝贵公子 > 正文 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
    陈正泰说的很真诚,顿了顿,又向李世民等人娓娓道来。

    “若是将来,能事先多囤积原料,学生甚至还可再提高产量。”

    “恩师,这造纸的人力都是现成的,所费不多,等将来这作坊日益成熟,学生希望将每一张纸的价格,降至一文钱,当然……眼下还有一些困难,学生还需努力才是。”

    一文钱一张。

    此言一出,似乎刺激量又有开始飙升的迹象。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未来这纸张不再是稀缺品啊。

    每一个世家大族,都以藏书多少来炫耀自己的门第和财富。

    而事实上,藏书确实是这个时代炫富的手段,这一方面,表明自己的家族有着显赫的历史,同时也证明,自己家里有钱,因为一部书成本不菲,而这个成本,就包括了纸张。

    现在如此的好纸,产量极高,未来的价格也低廉无比,现在市面上即便是硬黄纸,一张也需二十多个钱,而且还是最劣的纸。二十个钱在许多平民百姓那儿,已是几天的开销了,谁承担的起?

    若是那些名纸,那就更加昂贵了,在这个时代,纸与丝绸在人们眼里是同等的昂贵。

    李世民惊讶道:“纸岂可速成?陈正泰,你老实说,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妙?”

    房玄龄心里已是翻起了惊涛骇浪,现在陛下开始询问造纸的方法,这令房玄龄心念一动,忙是竖起了耳朵,屏住呼吸。

    陈正泰心里想,纸最难的就是将稻草、竹子之类的原料制成纸浆,需要耗费大量的木炭和人力成本,而且工序繁杂。

    可是……我能告诉大家,其实事先采集原材料,而后用石灰水浸泡原材料,进行发酵,使之可以用最低的成本制成纸浆嘛?

    我若是说出来那以后……陈家又少了一个支柱了。

    现在二皮沟不知多少流民,还等着陈家开饭呢,若是将配方送了出去,那些世家大族掌握在手里,我陈家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

    可皇帝问起,似乎又不好不答,难道还要欺君罔上不成?

    哎……只好使出杀手锏了。

    “恩师可以去问太子与遂安公主。”

    “什么?”李世民脸色一变,这怎么又和朕的儿女扯上了关系。

    陈正泰微笑:“学生的这个作坊叫二皮沟纸业,恩师是知道学生为人的,学生为人懒散,可学生这师弟和师妹,却是精明强干的人。所以,学生准备等这招牌挂起来,将整个二皮沟纸业分为十股,学生托大,占去四股。

    “而师弟和师妹将来只怕也需在造纸作坊里耗费不少的心神,学生就在想,何不分师弟和师妹各三股呢。如此一来,学生占四股,师弟和师妹一碗水端平,各取三股,因此,学生以为,若是恩师对造纸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去问师弟和师妹更好。”

    李世民脸色一变。

    这造纸的利益是显而易见的,哪怕是将来廉价出售,想必二皮沟的纸也将击败天下其他各处的纸张,利润可想而知。

    陈正泰这个小子,挣钱倒是很有一套,未来这二皮沟纸业牟取的利益,只怕不在盐业之下。

    而自己的女儿占了三股,太子又占了三股,如此一来,这宫中岂不是白白得了六股。

    朕得的好处,比陈家还要多呢。

    陈正泰这个家伙……真的忠厚啊,还有这样的好事给朕。

    李世民此刻心里美滋滋的,却又听陈正泰说道:“不过恩师既然询问造纸的秘方,学生乃是恩师的弟子,既是师生,也是君臣,于情于理,学生都不敢藏私,更不敢欺君罔上,二皮沟造纸与其他造纸有所不同,其中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改进了工艺,譬如对于毛料进行……”

    房玄龄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自己的心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表面上云淡风轻的样子,可这一刻,他却连呼吸都不敢粗重。

    另一边,虞世南擦拭了唇角的血迹,他本是脸色苍白的样子,在这一刻,居然面上也恢复了血色,他纹丝不动,不敢使自己发出任何轻微的响动。

    却在此时……

    “够了!”李世民大手一挥,立即大叫。

    这个笨蛋,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要大庭广众的说出来,也不怕人听了去。

    李世民振振有词道:“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秘方,朕方才不过是随口一问而已,你这个小子,真是好不晓事,此孟津陈氏立业之本,岂可轻易示人?朕问你你便答,那朕若是让你去死呢?”

    陈正泰:“……”

    这算不算要赐死啊。

    房玄龄和虞世南顿时流露出了失望之色,而后,用一种复杂而幽怨的目光看了李世民一眼。

    陈正泰尴尬道:“若是君要臣死,臣……”

    “住口。”李世民瞪了陈正泰一眼:“你是聪明的人,自然知道朕的本意,朕方才不是说了,这是陈氏的秘方,不可示人,往后莫说是别人,便是朕来问你,你也绝对要守口如瓶,年轻人要善于爱护自己的财富啊,做人要留一点心眼。”

    这算不算是皇帝亲口下旨,让自己保护秘方。

    陈正泰忍不住想要竖起大拇指,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唐太宗就是唐太宗,居然早在一千五百年前,就已有了版权和专利的意识,佩服,佩服。

    “学生明白了,学生一定谨记恩师之命,往后无论是谁,打死也不说。”

    李世民脸色缓和起来,他眼睛闪动着,带着几分对未来的期许。

    太上皇的新宫,要有望了。

    李世民这才注意到,方才虞世南似乎有些异样:“虞公……你身体无碍吧。”

    虞世南只觉得方才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真差一点,便要性命垂危,可后头,刺激量陡然又大增,可能是激发了身体上的某些潜能,虽是显得苍老了许多,却还能勉力撑住:“陛……陛下,老臣……无碍。”

    李世民吁了口气:“若是无碍,那便再好不过了,朕甚是担心,待会儿,让太医给虞公诊视一二才让人放心。”

    说着,他红光满面起来:“虞公看朕这弟子如何,哈哈……朕就爱他忠厚老实,朕年轻的时候,也是这般实在的。”

    虞世南:“……”

    这一次,虞世南看着李世民的眼神,带着几分嫌弃,不过这眼色只在眼底一掠而过,并没有表露。

    可虞世南随即,又开始激动起来。

    “臣要恭喜陛下啊,若一切都如陈正泰所言,那么……我大唐将开千年未有的先河,一旦纸张可以大量使用,那么……这天下可以涌现多少人才呢。就说行书之道,更不知要出多少的大家,任何的文章,都是需用纸书写,纸为载体,有此,则陛下文治……可期。”

    他说的是公道话。

    房玄龄眼眸也不禁闪动着别样的风采,他颔首点头:“陛下,虞公所想的乃是锦绣文章,而臣却以为……二皮沟造纸,还有一个巨大的好处,可谓是利在千秋。陛下……纸张昂贵,虽然三省六部,以及各州官长可以随意用纸,可是各个州县的文吏,他们的公文往来,以及案牍上的记录,却大多无法使用纸张,纸张昂贵,便是州县的公文,也无法做到普及用纸。文吏们大多还是采用竹简来进行公文往来和记录,这竹简……沉重不说,而且无法大量记载,以至于许多公文和文牍都有记载模糊,语焉不详的迹象。且竹简笨重,占地又多,据臣所知,一县之地,单单为了存放文牍,就需有数开间的库房,用来库存竹简,且想要搜索往年的文牍,还费时费力,许多文吏,不堪其扰,怨声载道。”

    房玄龄毕竟是宰辅,站在他的角度,这纸的用处可就更大了。</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