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基金之家

黑岩网 > 都市小说 > 极限警戒 > 正文 82节 奇峰突起
    会议室内满是凄清之意。虽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死去,众人听到却均是心情沉重,再加上李雅薇的语气带着渲染的悲凉,让众人更感心酸。

    海明珠霍然站起,她眼中已有泪光。

    你们还是人吗?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无辜的人死去?她很想对李雅薇喊出这句话来。

    金鑫早知道海明珠的脾气,在海明珠站起的那一刻,就已经按住海明珠的肩头,硬生生的将她按回座位,同时做了轻“嘘”的手势,快速在手机屏幕上打了些字展现给海明珠。

    一切都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改变不了什么,等李雅薇说完后再说。

    海明珠咬唇沉默下来,她知道金鑫的意思现在质疑李雅薇有什么用?知道过去的真相最重要,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想让李雅薇开口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不想让翟可人就这么死了。”

    李雅薇的语气中满是哀伤之意,“我真的不想她这么死,我立即向翟可人的房间冲了过去。可她的房间上了锁,我根本无法打开房门。等我们终于打开房门的时候,翟可人已经……”她没有说下去,但倾听的人已经知道了结果。

    “我当场就发怒了,说要退出这个无聊的游戏。王洋伟和陈晓宇还有些犹豫,丹尼尔却同意我的看法,我们以前的确玩过很多过分的游戏,但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们才知道过分吗?海明珠恨恨的想。

    “乔治却是不同意,反说出了一些道理,他说这些人内心很痛苦,早就想死了,我们只是给他们一个心安理得去死的借口。如果不是我们,他们迟早也是死,而且死的更痛苦。既然这样,我们绝不是过份,而是在做好事,因为这些人最少死前是安乐的,心中满是希望。乔治又举了个例子,说那些很痛苦的绝症患者,很多时候只想早点结束自己的性命,而不想再忍受那没完没了的肉体折磨,而精神折磨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

    众人面面相觑,虽绝不同意这样的观点,却觉得乔治的言语也不易反驳。

    “我那时候迷迷糊糊的,听了这些话后将信将疑,也不知道做的是对是错。我还想退出,丹尼尔说出一个主意,他们想死我们不能阻拦,因为死有时候也是解脱,可如果碰到不想死的人,这游戏就直接结束。乔治犹豫下,看我们大部分人都有抵触,终于同意了丹尼尔的建议。”

    众人感觉丹尼尔倒有些不错,习惯性的向投影屏看了眼,发现投影屏上还是那行字你相信李雅薇说的?

    大伙有些意外,不知道高洁是忘记了换字幕,还是始终在追问着这句话。

    “第二天,我们又聚集在抽签屏之前,这次抽中的是个男人,叫做陈叶。”李雅薇幽幽的声音很有些发冷,“陈叶见到被抽中,却没有翟可人那么冷静。或许是翟可人的死亡刺激了他,他突然不想死了。”

    众人倒是理解,有些人死的干脆决绝,有些人却在死亡前能幡然醒悟。

    “陈叶当时很激动,说他不想玩这个游戏了,然后他就跑出了城堡,不知去向。”李雅薇轻轻舒了口气,如同身在当时的场景,“我看向了丹尼尔,丹尼尔立即对乔治说,有人不想死,我们的游戏可以结束了。大伙都是松了口气,看起来很多人以往只是无聊想死,但真正发现死亡不是那么快乐时,还是想活下去。很多时候,选择只是在一念之间。”

    李雅薇在回忆的时候,都是以当事人的角度如实叙说,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感慨,似有突兀的感觉。

    众人闻言微怔,不想李雅薇还能说出这种道理。

    沈约仍保持沉默、似乎听入神了,海明珠却觉得沈约从未停止过思索。

    “乔治看众人大多反对游戏进行,不置可否,说一切等明天再说。”李雅薇的声音中隐约有了恐惧,“大家见状,均觉得这个游戏就这么结束了。丹尼尔告诉大伙,明天要将乔治搞的监控和雕像全部撤走,然后清空所有的房间,大家离开城堡。我们都很赞同,结果……”

    她说到这里,眼睛虽是闭着,声音却是颤抖起来。

    沈约轻声道:“你放心,在这里你很安全,没人能伤害到你。”

    李雅薇的身躯慢慢不再抖动,呼吸也变的平和起来。

    高洁、冯浩南都在静静的听着,脸上突然现出讶异之意。他们伊始本来对沈约的问话很不耐烦,感觉不能直入主题,直到李雅薇开始叙说当初古堡案件时,他们才集中了精力当初古堡案件疑点重重,他们完全是靠零零散散的证据拼凑而成当初的案件经过,李雅薇是案发现场的目击人,说的这些无论可信度如何,终究对破案有点帮助。

    可看到李雅薇方才的反应,听到沈约安慰的话语,高洁、冯浩南都感觉这场面很是熟悉对心理创伤严重、难以回忆往事的当时人寻求答案,警方有时会使用的一种手段。

    催眠术!

    沈约难道对李雅薇使用了催眠术?可沈约从未说闭眼、你在什么地方之类的话,他是如何在不知不觉中做到的这点?

    看到李雅薇脸部表情逐渐平和下来,沈约终于开口道:“第二天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李雅薇身躯明显又抖了下,“我们清理到陈叶的房间时,发现他吊死在自己的房间!”

    众人吸了口凉气!

    谋杀!

    彻头彻尾的谋杀!

    沈约神色平静,只是等李雅薇自己说下去。李雅薇声音中有了些难以遮掩的恐惧,“我们见陈叶死在自己的房间,第一个反应就是乔治杀了他。大伙愤怒的找到了乔治,乔治却很平静,交给了我们一卷录像带。而那录像带上记录着陈叶死亡的过程,凌晨2点28分的时候,他竟然走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间悬梁上早就系有绳索,他自己将脖子伸入绳索,在2点33分的时候,他彻底没有了动静。”

    沈约身躯突然震颤了下,众人都沉浸在李雅薇回忆的恐怖中,高洁却留意到沈约的异样,立即在投影屏上留下了几个字。

    你想到了什么?

    沈约很快的恢复了平静,看了投影屏的字迹,只是摇摇头,示意没什么,却不由的向金鑫看了眼。

    金鑫也是诧异满面,因为二人都知道,沈约的手机有个凌晨2:33的闹钟设定,陈叶的死亡时间是凌晨2:33。

    沈约近来一直在本市,根本没去澳洲。那澳洲陈叶的死亡时间和沈约的闹钟时间吻合,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蹊跷?</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