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基金之家

黑岩网 > 玄幻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章节目录 103.扒皮拆骨
    拉斯维加斯,地狱酒店顶层。

    偌大的房间里一片寂静。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发出声音,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

    就好像是时间于此停滞,那无形之物,似乎也不敢去打扰这房间中的几名形态各异的大佬。

    “咔”

    椅子在地毯上滑动的声音,打破了房间的宁静,让剩下的三双眼睛都在同一时间看向正在起身的梅林.莱利。

    后者的样子和他初来地狱酒店时没什么区别。

    依然是那灰色的休闲西装,只是领口处的纽扣被解开了,这让渡鸦看上去多了一丝潇洒与不羁的感觉。

    他向后推动椅子,就那么慢悠悠的站起身。

    在呆若木鸡的老魔鬼梅菲斯特,面色阴霾的高天尊和一脸沮丧的收藏家的注视下。

    渡鸦伸出手,将堆放在眼前星光肆意的桌子上,那所有筹码都拉回到了自己身前。

    那一堆闪耀着幽蓝色光晕的宇宙原力,在渡鸦的手指抚摸中不断的变幻形状,最终被塑造成了一个大方块。

    梅林伸出左手,探入身边的空气中,在大蛇殒身于托尔战矛之下的那一刻,这房间的封锁就已经解除了。

    在他手指活动中,阔别数日的渡鸦之书被他重新取回。

    他将渡鸦之书摊开,将手边的宇宙原力抓起,怕入自己这本随身携带的魔典里,一溜幽蓝色的光在渡鸦之书表面流淌着,就像是给这魔典附魔了一样。

    作为胜利者的梅林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表什么获胜感言。

    就好像是一切都尽在掌握。

    他甚至有心情翻阅渡鸦之书上的符咒,在原本空白的第一页上,杜姆用三宫的神魂书写的力量符咒已经被补全。

    梅林以挑剔的姿态审视着书页上的符咒,最终他点了点头。

    杜姆手艺不错的。

    这篇符咒写的非常严谨,让梅林都挑不出错误。

    “呵呵,梅林阁下,我们”

    高天尊眼看着局势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眼看着因为梅林的沉默,而导致气氛越来越凝滞的房间。

    他轻咳了几声,打算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

    结果在他开口的瞬间,梅林便抬起头。

    那双毫无效益的双眼盯着高天尊,其中跳动的漠然,让高天尊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嘘”

    梅林将手指放在嘴唇前,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他的声音如寒风骤起,呼啸着吹在这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中,他说:

    “不要打扰这宝贵的宁静有个人即将赴死,让我们继续为它默哀吧。”

    “唰”

    在梅林话音刚落的瞬间,呆若木鸡的老魔鬼梅菲斯特就如离弦的箭一样冲向房间的门口。

    它知道梅林说的是谁,它也知道自己将落入何等可悲的境地中。

    它不知道该逃往哪里,但向来狡诈的心灵此时已经被恐惧填满。

    与其说是逃跑,不如说是逃避。

    它已无法思考。

    它深知自己必死无疑。

    但求生的本能依然让它管不住自己的身躯,它也想傲视死亡,像梅林表达一下自己的骨气

    但,老魔鬼,有那玩意吗?

    在场的三人根本没有理会梅菲斯特滑稽到近乎无智的反应。

    就连梅林也毫不在意。

    他只是如往常一样,收起渡鸦之书,用锁链将它悬挂在自己腰间,然后施施然转过身,活动着双手。

    老魔鬼冲到房间门口,此地的空间束缚已经解除。

    但在梅林这样一个魔法的神灵眼前用空间魔法逃走,简直是班门弄斧了。

    它甚至不敢回头去看。

    那姿态根本不像是一位地狱大君,倒像是一只走投无路的老鼠。

    “唰”

    梅菲斯特拉开房间,同时动用自己对地狱酒店的最高权限,让整个酒店都在这一刻于天崩地裂中坠向地狱,好给自己赢得微不足道的时间。

    梅林没有追来!

    一抹窃喜在梅菲斯特心中升腾。

    它拉开房门,仰着头,就好像眼前就是最后的逃生之路。

    但就在房间开启的那一刻,出现在梅菲斯特眼前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蝙蝠战甲的男人,在他身边,还有身穿蓝色战衣的白银超人。

    他们已在此等候多时。

    “砰”

    蝙蝠侠和超人同时抬起腿,在蝙蝠战甲能量的聚散,和白银超人的愤怒支配下,两只脚在同时踹在老魔鬼胸口上。

    这协作完美的一击力量大极了。

    猝不及防的梅菲斯特来不及反应,就被这一脚踹回了崩溃的房间中,当然,就算它来得及反应,也完全躲不开。

    它的魔力被封锁了。

    戴着无限手套的神君杜姆就跟在蝙蝠侠身后,无限宝石的光在闪耀着,将梅菲斯特周身的魔力尽数封锁。

    这是失败者的惩罚,亦是这场赌局游戏的规则。

    赢家通吃!

    “噗”

    老魔鬼在地面上狼狈的翻滚了好几周,最终以极不体面的姿态趴在了梅林脚下。

    渡鸦低头看着狼狈的老魔鬼,在他身后正在崩溃的地狱酒店正在以比之前快十倍的速度重塑。

    想要趁机偷跑出去的高天尊和收藏家,也在冲出酒店之后,被守在酒店之外的“人”赶了回来。

    一光,一暗。

    光芒在高空悬挂,就如一轮明晃晃的太阳。

    而黑暗在地面翻涌,就如黑暗于物质世界的诠释。

    参与赌局的三个人都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他们!

    这是渡鸦说的

    梅林是个讲究诚信的人,他绝对说到做到!

    而且最妙的是,他有很多神通广大的朋友。

    “呵”

    梅菲斯特仰起头,它看到了梅林那平静如晦暗水潭的双眼,它打了个寒颤,那有华丽络腮胡的脸颊上露出一抹谄媚的笑容。

    它搜肠刮肚的想要说出一些什么。

    “我愿意加入你们”

    它颤颤巍巍的说:

    “你接下来要和外神打仗!你需要所有的力量,每一分力量,我会痛改前非,我发誓!我会为你们服务尽我所能!”

    梅林只是看着他,没有回答,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变化。

    “杀了它!梅林。”

    从洞开的房间走入房间的边境女王丽亚娜对自家老大高喊道:

    “留下这旧时代的地狱大君是个祸害!”

    “给我个机会!”

    梅菲斯特伸手抱着梅林的腿,它一脸痛改前非的表情,它放弃了所有的尊严,尖叫到:

    “你们会需要我的,我愿意做一切事情,所有事情!”

    “别这样。”

    梅林开口了。

    他伸出手,放在梅菲斯特脸颊上,他说:

    “这不是我记忆中的你,看看你,已超越滑稽,甚至让我感觉到怜悯。”

    “梅菲斯特,体面一些。”

    这句话就如一把刺穿心灵的利剑,让梅菲斯特被恐惧填充的心中骤然爆发出一股怒气,它似乎清醒了一些。

    它回过头,看着身后越聚越多的人。

    那些就在之前的灾难中以战士的身份登场的人们,他们有些身上还带着伤,就那么源源不断的从打开的房门中走入,他们在看着它。

    有愤怒,有疑惑,有鄙夷,有憎恨。

    那些目光让老魔鬼非常不舒服,它何时遭遇过这样的围观。

    “唉”

    梅林长叹了一口气。

    他的手指在梅菲斯特那并不顺滑的红色脸颊上滑动,他说:

    “最好的,是行不义之事不被惩罚。”

    “最坏的,是受不义之事无法报复。”

    “渡鸦的正义,就在两者之间。”

    “咔”

    一声脆响,在老魔鬼如杀猪一样的尖叫声中,梅林的手指扣入它的血肉。

    在量子符咒的光晕闪动之间,一个完整的魔鬼颅骨,被硬生生从梅菲斯特的脸颊里抽了出来。

    那玩意还带着流淌的鲜血,就那么随手被梅林丢在身后的星光桌子上。

    而失去了颅骨的支撑,梅菲斯特的整张脸就像是“融化”了一样瘫软下来,它甚至无法再发出那急促渗人的尖叫。

    在众目睽睽之下,渡鸦弯下腰,就如拔起水稻的农夫。

    在手指每一次的抽离中,都有一根完整的骨头被从梅菲斯特的躯体里抽出来。

    他在泄愤。

    他将所有的愤怒都留在了这尘埃落定的胜利时刻。

    这狗东西,居然敢用瑞雯来威胁他!

    就差那么一点

    如果不是梅林对此早有准备,恐怕现在这份沉重的胜利之上,也会淋上妹妹的鲜血。

    这已触及底线。

    他沉默的亲手执行扒皮拆骨的报复,老魔鬼那腥臭的鲜血在这华丽的房间中流淌着,最高级的地毯已经浸满了鲜血,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英雄们在围观渡鸦施以暴行。

    他们大都和梅林有或深或浅的友情。

    在他们的记忆中,从未见到过如此愤怒,如此狂暴的渡鸦,一些心善的英雄们甚至别过头去。

    但地狱之子们倒是看的津津有味。

    他们在之前已经杀干净了其他的地狱大君,而且普遍对于梅菲斯特没什么好感。

    这家伙是地狱上一个时代残留的渣滓。

    在新时代里,可没有属于它的位置。

    “撕啦”

    最后一节带血的腿骨被梅林从老魔鬼崩裂的血肉中抽出来,他站起身体,在脚下只剩下了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团。

    但梅菲斯特并未死去。

    这只是痛苦的惩罚,在刑罚花样繁多的地狱中,这只是开胃小菜罢了。

    梅林将那带血的头骨丢在身后的桌子上,他活动了一下脖子,对身边的人勾了勾手指,善解人意的魔术师小姐立刻走上前,为心爱的人送上一根香烟。

    “拖走吧。”

    在烟雾升腾中,梅林摆了摆手。

    脑袋熊熊燃烧的恶灵骑士嘿嘿笑着走出来,一把抓起地上的梅菲斯特,吹着口哨,就那么大摇大摆的拖着老魔鬼走向门口。

    在恶灵骑士行走时在地毯上留下的黑色脚印之后,是让人触目惊心的一条血痕。

    “你脸上有东西。”

    扎坦娜拿出手帕,试图为梅林擦拭脸颊。

    在刚才稍显粗暴的行动中,有鲜血溅在了梅林的脸颊上,但渡鸦混不在意,他拒绝了魔术师小姐的手帕,就那么用沾满血渍的手在脸颊上擦了擦。

    于是渡鸦干净的脸上,便留下了一道刺眼的血污。

    再加上那布满了血渍的白色衬衫,这让渡鸦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地狱大君,倒像是一个年轻不羁的屠夫一般。

    他拉开椅子,以一个很放松的姿态坐在上面。

    在梅林身后,地球上的英雄们越聚越多,他们沉默着,彼此站在一起,就像是一堵越来越厚重的墙。

    在地球酒店之外的天空中,在那光暗交错里,钢铁侠托尼.斯塔克一众能飞行的英雄也悬停在窗外,他们堵住了宇宙长老离开的路。

    尽管,并不需要他们出马。

    房间中的气氛再次变得沉重而凝滞,还有刺鼻的血腥味,让这里像极了一个正在进行的谋杀现场。

    梅林用手指捻起嘴角的香烟,朝着前方吐出一口烟气。

    在那影影幢幢的烟雾之中,他的脸都变得模糊起来。

    但在桌子另一侧,高天尊和收藏家却能感觉到,那烟雾之后,有锐利的双眼正在打量他们兄弟两。

    高天尊有些不安的活动了一下身体。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最少在这一刻,他感觉眼前放肆休息的梅林,像极了稳操胜券的赛伯.霍克,像极了那条让人心发寒,又无所畏惧,横行群星的疯狗。

    而他那阴冷的眼神,却又神似那个从域外宇宙到来的阴霾死神泰瑞昂。

    “我赢了。”

    梅林内心的怒火稍减,他将手里的烟头在梅菲斯特染血的颅骨上熄灭。

    然后活动着双臂站起身,瑞雯丫头将嗡鸣不休的利刃犹大送入哥哥手中。

    渡鸦握着剑,手指擦拭着饱饮三宫之血的剑锋,他语气温和的,对眼前如待宰羔羊一样的宇宙长老说:

    “我将行使胜者的权力,两位。”

    “抓紧时间留下点遗言,然后”

    “准备上路吧。”

    阅读网址: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