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基金之家

黑岩网 > 穿越小说 > 寻唐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五十章:改革
    寻唐正文卷第一千零五十章:改革有时候,田国凤还挺佩服朱友贞的。

    这个人倒也颇有些英雄气概,当断则断的勇气也不缺乏。皇帝的宝座说不要就不要了,大冬天里翻越秦岭这样的决定,换个人还真不敢随意下这个决断。但这个人,说做就做了。

    当然,壮士断腕,断一只还行,两只都断了,那前景可就不太妙了。

    现在的朱友贞貌似就是如此。

    丢掉了朱家的老窝宣武,丢掉了关中,丢掉了长安,洛阳。翻越秦岭,又让五万宣武最后的精锐,去掉了三分之一。

    虽然如愿以偿地退到了益州,但一条命,却也去掉了一半了。

    如今的大梁,已经是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了。

    但即便是病如膏肓,他们还是得鼓起余勇,配合广州朝廷对李泽发起进攻。益州上下都看得清楚,如果这一轮不能将李泽击败,占据优势,然后趁势北伐,彻底打垮李泽,那以后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的。

    如果说向训集团还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话,那与李泽治下的势力一直在面对面交锋的朱友贞,对此是有着切肤之痛的。

    军队,干不过。

    经济,拼不过。

    大梁与武邑唐廷对峙了这么多年,结果就是李泽越打越强,越打越富,而朱梁则是越打越穷,越打越弱。

    最让朱友贞恐惧的是,就在李泽与他们对峙的同时,他还有余力去收拾东北的张仲武,去收拾西北的吐蕃,然后还大举进军西域。

    很显然,李泽压根儿就没有集结全部力量对付他们。

    而现在,东北已平,西域重归大唐,吐蕃境内战火纷乱,内斗不休,李泽完全可以从这些地方抽出大部分的力量投入到南北战争。

    等到李泽布署完毕,他们还有挣扎的余地吗?

    所以纵然现在朱友贞刚刚进入益州,还没有完全地掌控住益州,但他仍然毫不犹豫地派出了两路大军向唐军发起了进攻。

    一支便是曹彬率领的五万大军进攻襄阳。

    另一路则是由田满堂率领的另外五万大军自万县出击夷陵,最终的目标却是荆南的丁俭。

    这十万大军中的六万人,是原本的朱家老三朱友珪的麾下,其中约二万人是原宣武军队,另外四万人则是益州本地军队。剩下的部分,则是由朱友贞的麾下和盛仲怀的麾下组成。

    这一举动,也将益州本地兵马抽调走了大半,剩下的部分益州本地军兵,又被朱友贞以补充汉中兵员缺口为名,调往了汉中,而朱友贞的本部人马,则进入到了益州之内。

    如此一来,在益州内部,朱友贞则完全掌控了局面,可以随心所欲地对益州进行他所需要的改造。

    朱友贞必须要将益州打造成铁板一块,以为大军的失利作好准备。

    与李泽控制下的武邑唐廷作战,即便是看起来占据再大的优势,朱友贞现在也都习惯了做最坏的打算。

    万一真的不敌,自己以汉中为前方堡垒,以剑门关等天险为依托,死守益州,说不定还能挣得一个偏安之局。

    这也是盛仲怀给他出的第一个主意。

    守益州,需要很多兵马吗?

    并不需要。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可不是诗人一时的诗兴大发,随意吟赋,而是实实在在地摆在面前的难题。

    一夫挡关,万夫莫开,说得就是蜀道。

    所以,守卫益州,只需要一定数量的精锐便足以完成这个任务呢。

    而真正能让益州成为割据一方的势力的因素,是益州内部的问题。

    也就是说,朱友贞进入益州之后,重点要解决的是益州的民生问题。

    朱友珪在益州几年没干啥好事,在勾结了本地大户,大豪之后,一起对益州百姓进行了残酷的压榨和剥削。在他们获得大量财富的时候,百姓却是苦不堪言。

    盛仲怀给朱友贞出的第二个主意,就是效仿李泽,打击豪强,均分土地。

    第一个建议,朱友贞毫不犹豫地便采纳了,但第二个建议,朱友贞却着实犹豫了一段时间,最终,盛仲怀还是成功地说服了他。

    豪强只是极少数,他们不可能成为朱友贞的依托,这些人,本质上都是墙上草,风吹两面倒的货色。他们对于家族的看重,远远多过对于某个强权者的效忠。这些人或能一时成为臂助,但一旦露出颓势,这些人绝对便会成为心腹之患。

    想想李泽在北地所施行的那一套大为成功的国策,朱友贞砰然心动。曾经的他极为倚重的部属,那个二五仔徐想,在泰安的时候,弄的也是李泽那一套,短短的一年时间,便让泰安旧貌换新颜,而到了武宁,这个徐想,还是搞的这一套,二年时间,让武宁成为了他经营南方的有力依托。

    每每念及此处,朱友贞便觉得心口一阵阵的抽搐。

    现在他已经落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顾忌呢?什么不能尝试一下呢?盛仲怀的才能,绝对要超过徐想,如果能在益州推行李泽的那一套,一旦功成,得益的可是自己。

    现在益州本地兵马都已经去了最前线,还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让自己在益州来推行这一切吗?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去帝号,被广州朝廷封为梁王的朱友贞,以盛仲怀为益州长史,主持益州政事,同时主导益州的改革。而以曹煊为司马,掌控益州军队,在益州的军队第一要务便是剿匪,第二要务便是训练新的军队。

    而在这些公开的人事任命之后,郝仁成为了益州的情报负责人。而现在他的主要任务有两个,第一个,便是配合盛仲怀在益州进行土地改革,第二个,便是为曹煊的剿匪行动提供情报支持。

    郝仁以其在长安立下的功劳,以及最后护卫着朱友贞的家眷成功翻越秦岭而成功进入到了朱友贞集团的领导核心之中。

    盛仲怀为朱友贞描绘的前景,就是如果南方联盟进攻李泽胜利的话,那么在拥有了益州,荆南等地的朱友贞,将重新获得争夺天下的资本,因为益州俗有天府之国的称呼,只要经营得当,绝对能成为一方豪强,再加上荆南地区的那广阔的产粮区,益州集团的实力,将得到成倍的增长。

    而一旦南方联盟失败,益州军队则立即收缩战线,退回益州,死守汉中的同时,力保益州能割剧一方。

    退一万步讲,到了最后,指不定还能与李泽来一场交易。

    “怎么弄?”郝仁看着面前的高象升,后者刚刚潜入益州不久,有郝仁这个情报头子的遮掩,高象升顺利地在益州弄到了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听完了朱友贞的整个谋划以及未来的计划,高象升也不禁微微点头。不得不说,盛仲怀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才,这一套计划,是有着真正实施可能的也切合现在朱友贞实力的务实的东西。

    “发然是全力配合他们!”高象升道。

    “一旦真让盛仲怀弄成了这些东西,说不定益州将来真会成为心腹大患的。”郝仁有些担心。

    高象长哧笑一声。

    “其一,你不要把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益州本质上仍然是大地主大豪门把持的地方,这一回朱友贞这么搞,就把他们得罪得死死的了,双方必然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不知道要流多少血才能完成这一切,所以即便他们弄成了,真正能起到效用,也不是三五年间便能发挥巨大效力的。”

    郝仁点点头。

    “第二,朱友贞现在愿意替我们扫清这里的大地主,大豪门,我们应当拍巴掌表示欢迎,这样我们以后再进来的时候,省了多少事啊!而且他们的这一套,基本上就是照抄我们北地的政策规划,到时候我们直接就可以接收过来了。”

    “第三,在这个过程之中,义兴社要大力进入益州,这一点需要你来协助,现在义兴社已经在准备了,那些人有些是益州本地人,也有我们派出的,他们进入益州之后,需要正当的身份,可以光明正大地活动。”

    郝仁笑道:“这没有什么问题,以我现在的身份,办这些事情,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高将军,就这吗,李相没有别的指示了?”

    “没有了,静观其变就好!”高象升笑道:“你的位置至关重要,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妄自行动。”

    “行。这一次南方联盟对我们发起全面进攻,我听说整个战线全面告急,我们,撑得住吗?”郝仁有些担心。

    “尽管放心。这场仗啊,打不了多久的。”高象升嘿嘿一笑:“很快,南方联盟就要偃旗息鼓了。”

    郝仁眨巴着眼睛有些不解。

    “石壮大将军马上就会抵达鄂州。李泌中郎将率领的右千牛卫即将抵达淮南,柳成林大将军的兵马整顿之后,自武宁出发,用不了多久亦会自淮南进发宣州。而李浩的水师,一直都在长江活动,南军,蹦哒不了几天,便会灰头土脸地逃回去了。”高象升冷笑道。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