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基金之家

黑岩网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章节目录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 凭空可得数万兵
    /

    刘穆之叹道:“你是要孤身再去冒险?无论是刘该还是羊穆之,可都是手握重兵啊,你不带大军过去,要是他们真的起了坏心,只怕…………”

    刘裕突然笑了起来:“我凡事谋定而后动,怎么可能真的就这样无准备地前去呢,你可别忘了,阿寿也好,彦之也罢,他们手上都有兵马,我就算孤身一人前去,也不愁没人保护啊。几千兄弟,也许对付南燕大军有点危险,但是,要对付一两个叛将,足足有余了。”

    刘穆之的眉头舒展了开来:“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过,保险起见,你还是带个三千兵马上路吧,我这就去准备,实在不行,就让这营中的将士跟你一起去,至少有两千人马是随时可以出发的。”

    刘裕摆了摆手:“不行,现在建康初定,讨伐军也刚刚离城,这里的兵马,不可轻动,我就带刘钟和镇军护卫三百人出发,你马上拟就公文,以我的名义,要求刘该和羊穆之全都在三天后到彭城军议,不得以任何理由缺席。同时要求他们的部下全都进入战备状态,不得轻动。此外,让刚刚调往东海郡任太守的猛龙,率本部兵马,取郁州大仓的粮草和军械,速速赶往彭城,与我汇合。”

    刘穆之笑了起来:“对啊,还有猛龙呢,也是前往东海郡,这点连我都情急之下忘了。失误,失误啊。”

    刘裕笑道:“你脑子里要有各地的粮草储备,这军事上的调动,有时候就难免疏漏了,这不是你的失误,要我说哪里的仓库有多少粮草,多少军械,我也一时说不上来。对了,郁州大仓里的军械有多少,够武装多少军队?”

    刘穆之不假思索地回道:“有精甲五千套,皮甲八千套,都是当年彭城的一线兵马的军械,还有就是上次击败天师道妖贼之后的缴获,桓玄没来得及运回建康的,都放在郁州仓库了。”

    刘裕点了点头:“赦免所有江北六郡的天师道余党,留下他们的家人在城中集中照顾和看管,让孟龙符带上所有的军械辎重北上,每到一处,就把这些天师道的老兵给武装,与我军混编。告诉他们,这一战,只要加入我军,就以北府军的待遇供应,以后家人也可以搬到江南甚至是建康城定居,一切都要看他们的表现,现在打跑了桓玄,推翻伪楚,大赦天下,他们以前的罪过,可以一笔勾销,是要当大晋的良家子,还是再做一回叛贼,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刘穆之笑道:“上次起兵建义,光是广陵城中的这些战俘都得到了赦免,而且赏赐丰厚,那些江北六郡的老贼中间早就传开了,个个想要立功赎罪呢,你这一招很高明,如果能把江北的上万天师道老兵也给武装起来,那等于凭空地多出一支兵马啊。只是,你也得考虑他们哗变的风险。”

    刘裕摆了摆手:“加起来他们也就万余,如果猛龙和彭城的守军加到一起,数量超过他们,打散混编,就不担心有人趁乱起事。对了,这回我带走三百中军护卫,再给我加一百名沈家旧部,到时候我用这些他们的前教友现身说法,那些头脑顽固,一条道走到黑的,也不会当时弃甲投降,投降了就说明是想活命的,让他们看到跟着我能活得更好,就不用有造反的担心。胖子,我走之后,帮我看管好建康城,无论是新进城的北府家属,还是城中的高门世家,包括希乐手下的那些个黑道兄弟,不要让他们在京城中生乱。这点,你要多费心了,只有后方安稳,才能前线稳固。”

    刘穆之微微一笑:“你在前面先解决内鬼的事,我这里想办法把城中的不安定分子全都招入军中送到前线去,这样两难自解,不过,你千万要当心,我会动用所有在江北的情报和内线,护你周全的。”

    刘裕站起身,大步向外走去:“风生和其他兄弟们的家属,就拜托你了,我去会会慕容备德,还有那两位久居淮北的大将军。”

    看着刘裕离去的背影,刘穆之喃喃地自语道:“真是片刻也不得安宁啊,看来今天就得在营中过夜,吃不上家里的冰糖肘子了啊。”

    两天后,彭城,彭城内史府。

    一个三十多岁,白面长须,一身铠甲的大将,坐在殿上,正是宁朔将军,领徐州刺史羊穆之,而另一员同样大铠在身,须发花白的老将,则是那北青州刺史刘该,这会儿正焦虑不堪地按着剑柄,在殿门口走来走去,殿中十余员将佐,分立两边,看那衣甲,各是分属于徐州和北青州两个不同的州郡,一如他们各自主将所穿的形制。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一个背插靠旗的斥候奔入,刘该一下子来了精神,高声道:“可是那刘镇军来了?”

    这个斥候在庭中单膝跪地,说道:“刘将军有令,请二位将军继续约束部下,等候他的命令,他随时就到。”

    刘该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厉声道:“让我等来此军议,他是主帅却是一再地延误时日,这是何意?”

    羊穆之叹了口气,说道:“你下去吧,有事再探。”

    那传令军士行礼而退,羊穆之看着怒气满满,一屁股坐回自己左首第一位置的刘该,说道:“刘刺史,稍安勿躁,只怕是刘镇军要集结兵马,准备粮草北上,需要点时间罢了,毕竟,刚刚安排了讨伐军追击桓玄,要再准备大军北上,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等既接到军令,要守境抗敌,就得作好靠自己力量的准备,不能全指望援军哪。”

    刘该冷笑道:“哼,一边要我们安排城中百姓南下,由老弱残兵护送,一边要我们保守城池,不得退让,却又不发援军,寄奴怕是要我们独守孤城,消磨敌军的锐气,然后他才上。我们江北六郡,从前秦南侵开始,就一直是扮演这样的角色,羊刺史,你甘心就这么当个弃子吗?”

    请记住本书域名:。: </dd>